• “精神专科医院第一股”再谋A股IPO 康宁医院推“H+A”有何布局?

      据康宁医院展望业务前景,公司的财务经营状况相比之前的市场环境面临着较大的发展阻力。

      号称“精神病专科医院第一股”的港股公司康宁医院时隔两年再度发声,公司近期公告称,公司欲闯关深交所创业板市场,拟发行A股实现“H+A”两地上市。

      康宁医院宣传信息称,公司创建于1997年,是国内唯一一家非公立的三级甲等精神病专科医院,国家临床重点专科(精神病)单位,目前已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精神病专科医院。

      此次,公司再次以精神医院的身份冲刺A股市场,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谋求“H+A”资本版图

      2015年11月,康宁医院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成为国内第一家精神专科医院上市公司,但公司的资本化历程并未就此止步,登陆港股后,公司一直在“觊觎”A股市场。

      2016年12月,康宁医院即申请A股上市,经过两年漫长审核申请,于2018年1月终被证监会否决。但康宁医院登陆A股的想法并未放弃。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20年9月,浙江证监局官网就披露康宁医院的辅导备案文件。

      2021年6月,康宁医院正式发布内幕消息公告称,公司已经聘请保荐机构进行辅导,并根据保荐机构建议进行业务调整。两个月后,康宁医院公告,拟申请A股发行并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A股发行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康宁医院全体董事认为,公司自有医疗设施、患者及商业伙伴均位于大陆,国内发行可实现A股、H股两地上市,公司声誉和影响力将进一步提高。同时,国内投资界和社交媒体对公司两地上市的报道等将进一步提高公司品牌形象及影响力。国内上市可以提供内资股流动性,提高公司增长潜力,比如能通过实施股权激励计划保留及吸引更多人才,并使用A股支付落实并购事项。

      让投资者不解的是,港股上市的内地公司同样能通过融资实施并购,并推出股权激励计划招揽人才,康宁医院为何还执着于A股上市?

      某投行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康宁医院急于回归或许是因为公司在港股市场市值被长期低估,投资者不能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回归A股市场或是寻求更高的市值溢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5年11月康宁医院以每股38.7港元的发行价登陆港股市场,截至2020年,五年间四次股息分红从未实施赠股分红,公司总股本维持稳定,但公司股价却在上市后的持续低位运行。

      2015年11月23日,康宁医院上市第二个交易日,公司股价最高创下51.60港元/股纪录,此后直至2020年底不断地低迷下探。2020年7月,公司再次上市备案辅导前期,公司股价一度创下13.04港元/股的历史最低价,总市值不足10亿港元。

      部分机构投资者待退出

      2013年3月,康宁有限(康宁医院前身)首次增资引入机构投资者,新股东德福基金、北京鼎晖维鑫、北京鼎晖维森分别以货币资金9050万元、3505.78万元、2436.22万元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484.37万元、187.64万元、130.39万元,增资价格为18.70元/股。

      2013年6月,康宁有限第二次增资,其中德福基金、北京鼎晖维鑫和北京鼎晖维森分别以货币资金7240万元、2804.62万元和1948.98万元认缴第二期实收资本387.50万元、150.11万元和104.31万元,价格约为18.70元/股。

      受股份锁定影响,康宁医院前期的投资者因为公司股价不理想,投资者始终没有找到可行的退出渠道。

      2016年11月,康宁医院第四次股份转让,北京鼎晖维鑫、北京鼎晖维森分别与上海乾刚投资签署股转协议,北京鼎晖维鑫将其所持公司58.56万股以1850.41万元价格转让与上海乾刚投资,北京鼎晖维森将其所持266.76万股以429.63万元转让与上海乾刚投资。

      同时,北京鼎晖维鑫将其持有的公司325.32万股以1.03亿元价格转让与上海檀英投资。康宁医院实控人管伟立、王红月与青岛金石约定,管伟立将其所持146万股以4613.60万元转让与青岛金石,王红月将其所持132万股以4171.20万元转让与青岛金石。

      按照当时的股转协议,上述的股转价格为31.60元/股,仅略低于当时康宁医院每股35港元左右的股价。

      新的机构投资者接盘后,康宁医院的股价持续下滑,直至2020年7月创下13.04港元/股的历史最低价,港股股价萎靡不振直接套牢了康宁医院前期的多数投资者,至今上述接盘股东大部分还是康宁医院的股东。

      上述投行人士表示,回归A股市场需求更高的估值溢价,为投资者创造的退出渠道,或许才是康宁医院回归A股的主要目的。

      受冲刺A股上市利好消息刺激,2020年7月之后,康宁医院股价走势一路上涨,尤其在今年6月公司A股上市消息正式公布后,股价走出一波大行情,当月内涨幅超80%,并在6月28日创下55港元/股的历史新高,随后开启回调。截至今年9月27日,公司股价收报34.10港元/股,市值25.44亿港元。

      “前车”质疑是否化解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A股闯关距离公司上次败北仅相隔两年时间,康宁医院是否已经一改此前的诸多问题,业绩有长期保证?

      查阅其前后的财报显示,2016年至2020年,康宁医院的营收持续稳健增长。

      2020年,公司营收10.31亿元,同比增长20%,归母净利润为7000万元,同比增长22.2%,其中自有医院营收9.78亿元,与2017年相比规模翻了一番。当年,康宁医院旗下医疗机构数量达到24家(包括1家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运营床位数增至7483张。2021年上半年,康宁医院自有医院增至25家,其中包括1家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运营床位数增至8328张。

      让市场不解的是,公司的营收快速增长,但是港股上市以来公司的盈利能力却没有大幅提升,2016年至2020年,康宁医院营收分别为4.16亿元、6.67亿元、7.46亿元、8.6亿元、10.3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883.2万元、4907万元、8059.6万元、5728.9万元、7000万元,净利润波动较大,并没有实现增收增利的双增局面。

      康宁医院首次申请A股上市时,监管层提出多项质疑,要求康宁医院说明,公司通过管理输出方式向多家精神专科医院、以精神康复为主的综合性医院和精神科科室提供管理服务,是否存在管理服务费不符合会计准则,涉及科室承包违反法律法规,举办民办非企业单位是否存在同业竞争等情形。

      监管层要求康宁医院解释,报告期内,公司关联方存在的关联交易,注销或转让部分关联方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同时,要求康宁医院说明,公司自有和租赁的物业中存在临时改变规划用途的问题,说明将工业用途的物业临时改变为医疗用途是否合法。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康宁医院的上述诸多问题依然存在,并且部分问题已经开始爆雷。

      此前被监管层点名问询的康宁医院燕郊辅仁医院运营项目,根据2015年3月双方订立医院委托经营管理服务协议,康宁医院取得全面经营管理权的期限是由2015年4月1日至2034年12月31日止,而在2019年该项目已被燕郊辅仁医院的举办人丁新甫诉之公堂,要求单方面终止燕郊辅仁医院该等管理协议。

      康宁医院称,将会采取最大努力以减低就燕郊辅仁医院该等管理协议可能终止所产生的任何负面影响,并会就此采取所有适当行动以保障公司及其股东的利益。

      不仅如此,公司此前被质疑的部分医师执业合规性问题也不断曝出问题。

      今年3月,平阳康宁医院甚至被爆出使用5名“假医生”被罚的消息。据处罚公开信息,其主要违法事实是使用5名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

      2016年康宁医院首次冲刺A股上市时,公司除了管理运营模式、关联交易、违规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等事项外,在上市关键期,康宁医院曾被曝出从2014年到2017年上半年,公司共涉及医疗纠纷25件,死亡事件16起,赔偿支出数百万元。

      据康宁医院展望业务前景,公司的财务经营状况相比之前的市场环境面临不确定性。

      2018至2020年,公司公共医疗保险的结算金额占公司当年销售商品及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比重分别为56.6%、58.2%和61.4%。

      目前医保控费改革正在深入推进,如果未来康宁医院医疗机构无法保持医保定点资格,或者国家公共医疗保险政策发生不利变化,公司依赖医保结算的经营将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另一方面,目前公司医务人员流失率高,康宁医院称,随着公司医疗机构数量增加,公司可能无法招募或保持充足的医务人员,或将难以为患者提供理想的医疗服务。

      此外,医疗机构开展业务需要取得执业许可证,通常存在有效期并需要定期接受检查,如果未来,公司医疗机构由于管理不善或未守法经营等原因导致许可无法续期,将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相对此前的招股书披露内容,康宁医院还有经营、财务、业务等问题待解决,公司二次冲刺A股市场能否合规进行,目前还未有更多具体信息公开披露,对此,记者将持续关注。

    附件:

    tt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