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米种业大年来袭 争抢制种基地蕴风险

      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

      “连以前没人种的闲置边角地都要种玉米了。”甘肃张掖本地制种近20年的老板张国强(化名)表示。

      今年玉米制种公司在张掖共申报生产计划面积178万亩,当地总共也就100万亩出头,难以完成承载,当地一改往年的市场自发协商机制,采取了统一配置模式,给制种企业打分来分配基地。有一些大公司特别是上市公司因此而得利,有不少小公司没有分配到基地。

      争抢种子基地背后,是去年玉米种子歉收,库存较少,今年不少地方玉米种子已开始涨价,行业将迎来少有的丰收大年。争抢基地也造成一个后果,那就是制种基地亩保成本普遍增加20%,制种企业成本提高,为明年的种子市场埋下隐患。

      抢地

      我国玉米制种看甘肃,甘肃玉米制种看张掖。张掖地理位置独特,有良好的光照资源,自然灾害比较少,也是绿洲生态,比较有利于育种,天然分割不容易被其他种源干扰。

      2021年全国杂交玉米落实制种272万亩,相比于2011-2017年,仍处于历史低位,不过已是近年面积最大的一年。去年甘肃、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三地制种面积分别为141.2万亩、36.9万亩和34万亩。甘肃和新疆是玉米制种的主产地。

      甘肃有两大制种基地,其中张掖有100万亩,酒泉有20万亩,其他白银等基地比较分散,张掖是必争之地。

      张国强2001年涉足玉米制种行业,在张掖制种的核心甘州区做制种。为了提高科技含量,他还涉足研发,拥有自己品牌,每年定期到海南省去繁种。他有固定的合作基地,制种1000多亩,养活了10多个员工,自称没有拖欠过农民钱,产品主要卖到甘肃、陕西北部、内蒙等区域。可是今年他连地都没分到,和他一样,当地有16家种子公司没有分到基地,相当于当地制种公司的四分之一。政府给出的答案是市上有指导意见,区里有自己的决策部署。

      “2月中旬,得到通知的制种公司,到当地主管部门领取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着的纸条上,写了分配的基地位置和面积。在此之前各个制种公司都不知道分配到的基地和面积有多少。在此之后,制种企业也并不知道另外的公司分了什么地。很多常年合作的基地都变了。”张国强介绍,他常年合作的制种基地就分给了登海种业,而登海种业3年来都没有在当地制种。他认为登海种业捡了大便宜,这个基地非常优质,产量高,土地好,自然灾害也少。

      根据他了解的信息,往年制种面积5000亩以下的公司这次都没分配制种面积,申报1万亩制种的,可能分配两三千亩。甘州区共62万亩,通过招商引资给了新来企业24万亩,剩下的38万亩分给原来的公司。这就导致当地制种公司基地大幅萎缩。

      张掖市种子行业协会秘书长宋学林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地适合制种的土地也只有100多万亩,而今年申报下来的总面积达到178万亩,市里面承受不了这么多需求。据了解,2021年,甘肃全省的玉米制种面积也仅141.2万亩左右。今年张掖市开始一波抢地高潮,目前估计制种面积在110万-120万亩之间。

      “如果没有对接,制种需求和基地面积之间矛盾无法协调,会造成无序竞争。”宋学林表示。

      他表示,指定面积和位置的做法,此前已酝酿多年,征求了5-6次企业意见,前期也反复进行了调研,今年才推了出来,今年是第一次实施,要积极稳妥推进。去年6月份政府出台种业振兴计划,提出优势地区要和优势企业结合。张掖综合了一些指标进行评比打分,比如生产经营情况,代繁公司不占优势,以此鼓励代繁企业向研发方向转换,鼓励国家骨干企业在张掖建立区域总部,鼓励有科研机构的公司,销售和纳税情况也很重要,涉及的税收要应交尽交。此外还会考虑历史信用情况,鼓励在张掖做小包装加工,提升当地产值。

      他表示,初衷是为了连接企业和基地,打击恶性竞争,打击没有资质企业,并不是为了压制价格。

      背景

      今年玉米制种基地被争抢,和玉米种涨价,库存下降有关。

      制种玉米生长周期和大田玉米相当,都是当年9月份收获,当年制种的玉米就留到第二年销售,春节前后流通到经销商渠道,供应给农户使用。

      所以2022年大田玉米种植,就要看2021年制种情况,2021年制种玉米种植面积比起2020年增加了不少,面积增长16.7%。但是当年遇到一个特殊情况,2021年玉米制种季前期受到低温阴雨影响、后期受到高温天气影响,大部分中晚熟品种出现明显的花粒、大籽粒、突尖、半片穗等情况,总体单产366公斤/亩,较上年下滑22公斤/亩。占全国玉米种子份额40%的张掖减产幅度较大。

      这使得2021年新产种子有限,为9.93亿公斤,同比仅增长8.5%,加上季末有效库存4.77亿公斤,2022年度商品种子有效供给量约14.7亿公斤。据全国农技中心预测,2022年杂交玉米种子需种量达11.5亿公斤。也就是说,今年播种结束后种子库存量只剩下3.2亿公斤。

      在种种利好之下,今年春节后玉米种子价格应声而涨,内蒙部分地区种子价格上涨超过40%,今年有玉米品种的企业将会享有良好收益,这也鼓舞了制种企业的热情,纷纷争抢制种基地。

      “有不少是因为优质种子库存消耗完了,急需要补充库存,所以对制种基地争抢非常激烈。”张国强表示。

      最近几年,玉米行业大幅波动,2016年起由于玉米库存较高,国家调整政策去玉米库存。过去大面积种植大田玉米的“镰刀弯”地区要粮改经、粮改豆,加之国家取消玉米保护价,玉米主产区农民的种植积极性不高,玉米种子需求量大幅减少。据中国种业协会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当时我国的玉米种子库存量足够全国种植户种两年。

      种子高库存,玉米种植面积下降,引得玉米制种面积连续大幅调减。2018年玉米制种基地灾害情况明显轻于常年,全国杂交玉米单产达到396公斤/亩,是近16年来最高水平;但由于制种面积大幅下降,新产种子总产首次低于10亿公斤,为9.22亿公斤,创下近15年来的新低。

      最近两年多,玉米价格大幅上涨,极大拉动了农户种植热情。2021年玉米平均收购价达到2790元/吨,高于2020年的2208元/吨,更远高于2019年的1967元/吨。玉米种植户收益提高,2021年全国玉米播种面积达6.50亿亩,比上年增加3090万亩,增长5%。专家预计2022年玉米面积将继续增加,用种需求量预计不会低于2021年。

      我国海关部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玉米及替代品累计进口5025万吨,创历史新高。2021年我国玉米进口量较前一年增长近两倍,达到了2835万吨,创下纪录新高,占全国玉米总产量27255万吨的十分之一以上。

      价格

      今年制种基地价格波动很大,在需求提升下,很多种子公司抢基地,年前有传言张掖当地制种亩保价格已上涨到4200元。

      不过政府机关和协会介入后,亩保价格传言落在了3800-4000元之间。

      宋学林表示,介入对接后,价格并不是政府制定,而是作为企业沟通方倡导,现在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协会作为协调机构反复征求意见,价格还是由基地和企业通过商谈来决定。根据去年情况,叠加成本因素,协会也会和群众做工作,不会让波动太大。

      近几年,玉米制种价格已连番上涨。张掖制种基地的亩保值和代繁公司代繁费2020年分别是2600元和800元,合计3400元;2021年分别是3400元和1000元,合计4400元;今年有传言是4000元和1200元,达到5200元。代繁费是在张掖本地没有制种基地的公司,委托当地公司制种所给出的服务费。这也是张掖当地不少制种公司主要业务模式。他们没有研发和市场推广能力,但紧贴农户,在制种上有优势,以此和外地种子公司做衔接。

      丰乐种业方面回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今年成本上升20%左右。敦煌种业方面回复,亩保收入上涨300-400元左右,公斤成本上涨0.8元左右,具体上涨幅度多大,目前还无法确定。一个在白银的种业公司老总表示,当地制种成本上升了20%。

      制种成本上升,有一定客观因素。张国强表示,制种亩保如果是每亩4000元,也算正常价格,制种要覆膜、打农药、用工、肥料,比大田玉米就贵800元。当地人种植玉米技术高,大田玉米收成可以达到1.2吨,按照去年价格可以卖3200元,算下来4000元是公道价格。

      张掖市凉州区明永乡上崖村郭永谱从事玉米制种10多年,今年种了20多亩制种玉米,和超过百亩的大户相比,种植20多亩的更为常见。幸运的是,他们村一个人能分4-5亩地,20亩地都是自家的。

      他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介绍,下个月才分种子,目前还不知道保底价格,他认为最少要到4000元钱,否则就很难接受。主要原因是农资价格提高,比如尿素每袋从去年的65元涨到105元,磷铵每袋从100多元涨到210元,每亩地最少要上40斤磷铵,80斤尿素,复合肥也要上。光肥料就要400-500元之间,制种要比大田作物用化肥多,另外农药也要100多元,还要铺地膜,上滴灌带。

      他介绍,现在人工太贵,掰玉米的时候每天一个人工要350元,去年曾达到过450元的高点。因为是季节性用工,天气又热,城里人吃不了这个苦,本地人一天能掰1.2亩,城里人只能掰几分地。玉米抽雄也需要人工,一亩地要200元。

      张掖市甘州区党寨镇党寨村武建勤介绍,制种玉米和大田玉米种植有很大不同,播种环节,大田玉米可以点一粒,制种玉米要点两三粒,就增加了间苗环节,制种玉米每隔6行,要种一行父本玉米,种父本玉米也要两三次,以维持更长时间花期,为的是保证母本在可授粉时间段内,有花粉可授。

      武建勤介绍,制种玉米生长缓慢,打灭草剂20多天失效,这时候制种玉米还没有长足够高,还要再打灭草剂。而普通玉米生长起来后,杂草就无法生长,不用再打灭草剂。制种玉米还有一个很大不同是抽雄环节,对劳动力的需求也很大。

      亩保收入其实也在大幅变动。比如,2016年亩保收入是2600元至2700元,2017年亩保收入则降到了1900元至2200元。供大于求还造成很多基地解约,改种其他作物。亩保收入跟玉米种植面积以及玉米种市场变化关系密切。

      受益

      郭永谱和武建勤都有多年合作的制种公司,不过今年都换了合作对象,前者和丰乐种业合作,后者和登海种业合作。

      前些年没有合作的玉米制种大公司,也很容易获得土体,只要承诺在当地缴税,将当地设为区域中心即可,这也是当地招商引资的一部分。

      大公司扩张能力也强,去年登海种业业绩好转,在年报中表示原因是销量增加。2021年数据分析显示,全国玉米种子销售均价为28.79元/公斤,折合成亩用种成本为51.82元/亩,同比上涨2.37%。今年行情明显好于去年,大公司更有实力扩张。

      以丰乐种业为例,该公司今年1月份公告全资子公司张掖丰乐拟以现金1.485亿元收购自然人金维波持有的金岭种业100%股权。3月10日下午,丰乐种业总经理戴登安向来访者表示,张掖丰乐收购金岭种业进入青贮玉米市场,辐射东北、西北市场,今年种植面积达到4.5万亩,未来3年有望达到10万亩,根据公司在玉米市场的整体战略布局,有意助推张掖丰乐为育繁推一体化公司。

      丰乐种业回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显示,该公司今年4.5万亩基地已得到落实,当地很乐意引进丰乐种业,丰乐种业前些年在玉米市场有些萎缩,现在根据手中掌握的资源,重新开始扩张之路。丰乐种业预计今年玉米种销售量会达到2000万公斤,4.5万亩制种面积在全国排名5-8位,未来10万亩面积,是基于现在品种和即将审定品种表现和市场拓展基础上。

      政府对基地的控制能力很强,2020年,张掖全市玉米制种每亩产值在2000-2650元之间,平均亩产值2595元。2021年初,武威市洪祥镇提出对亩产值低于3200元的制种企业严格管控进入,直接抬高了制种价格,当地经济主要靠制种,无论基层组织还是广大农户,对玉米制种亩产值的期待都有大幅提升。

      “我们这里没别的产业,只能靠制种,政府想从制种上多点税收,政府欢迎企业在当地纳税,希望以当地为中心来运作,不仅仅当做制种基地。”张国强表示。

      “市场经济,我们还是希望通过市场本身来优胜劣汰,我觉得直接和基地农户打交道的方式更好。”张国强很难接受现在的合作模式。

      有资深农业技术推广人士表示,张掖是全国玉米制种条件最好的、规模最大的基地,政府将其作为最主要的产业来做,财政投入也很多,政府有必要保护当地基地发展。制种基地为我国玉米产业做了贡献,基地为了发展玉米制种,而牺牲了发展其他行业的机会,有不少种植户其实有冲动做其他产业。

      他认为,种子公司在基地地位其实一直比较强势,现在基地越来越稀少,玉米价格上涨,才让农户地位有所提高。作为政府方面,需要保护农户利益,呵护一个产业成长,不能让某一方吃亏,一定是合作共赢才能更长远。

    附件:

    tt直播